【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警车见证40年巨变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9日   文字大小:[    ]   浏览次数:  

  【作者:顾家德】

  车辆是人们的代步工具。它给人们的生活,工作带来了迅捷和方便。而民警们把车辆称为“坐骑”或“战友”。作为一名有着40余年警龄和党龄的退休老民警,如今,当年我乘坐着警报鸣响的警用汽车去执行任务时,时常感慨万千。

  50年代徒步巡逻,60年代骑自行车,七八十年代开摩托。改革开放后驾警车(警用汽车),这就是公安民警各个历史时期使用车辆的真实写照。

  60年代中期,我从省公安学校毕业,分配在无锡市郊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工作,当时队里和众多派出所一样。只有三辆公用自行车。8月份的一天下午,突然接到解放公社(现黄巷街道)一社员的举报。偷盗三辆自行车的犯罪分子(当时称呼)范某回家了,接电后,队领导立即命令指导民警周贵兴和我去抓捕,当时队内仅留一辆生产牌自行车由我骑,老周则向治安股借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二人火速从分局(河埒口向解放公社骑去。夏天的天说变就变。当骑到吴桥堍时。原来晴热的天空刹时雷声隆隆,乌云密布,顷刻大雨倾盆,雷鸣电闪,风雨交加,当时执行任务心切,管它响雷大雨,二人猛蹬自行车往前赶,耳边生风,汗水和雨水一块往下淌,可赶到地点,范某还是已早我们五分钟逃离了。虽然范某在十天后被抓获,但老周由于雨淋着凉,胃病复发,感冒生病三天才好。当时我就“奢想”要是有辆警车就好了,范某可以抓获,老周也不致于生病。

  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我在刑警大队工作,当时下属的刑侦机动队和治安队担任夜间巡逻任务,已有长江牌三轮摩托车配备,但不管是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均要外出巡逻执行。滴水成冰的三九严寒,下半夜虽穿着皮大衣,还冻得直哆嗦,坐在摩托上行驶,脸上的风象刀刮一样钻心的痛。记得1988年冬我们驾三轮摩托巡逻到硫酸厂时,车辆发生故障,王真虎同志脱掉手套进行维修,摸黑冒寒抢修了三个小时才修好,但手上冻出了几道口子并渗出了血。同志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少同志就这样落下了关节炎的后遗症。当时的吕祥鹤队长讲“就是这样,比我们50年代徒步巡逻强多了”。众多民警期盼,有辆汽车巡逻能遮风拦寒,那该多幸福。

  改革开放四十年间,公安装备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警用车辆特别是警用汽车日益增多。警用汽车普及到无锡乃至江阴、宜兴的每个派出所。公安专用的开道车、警务车、囚车、防暴车、通讯车、清障车、运警车、人脸识别车,排雷车以及110报警服务车等应有尽有,一应俱全,特别是110报警服务车巡逻服务于大街小巷,为市民保驾护航。被群众称为放心车,保护车。警用汽车——公安民警无声的战友,忠实的“坐骑”,它为完成侦查破案,追缉犯罪疑嫌对象,抢险救灾,服务群众和“四有四必”等方面起到了保驾护航如虎添翼的积极作用,过去我的“奢望”和期盼在改革开放和十老大的东风下已变成了现实。公安车辆的日趋完善和日益精良是公安装备现代化的一个缩影,是党的改革开放给公安工作带来的实惠。

  给我感受最深和记忆犹新的是1995年省公安厅代表公安部每个基层派出所配备下拨一辆长安牌警用面包车,在去南京领车的前一晚我激动的一夜未入眠,东方刚有晨曦我已迫不及待地乘上去南京的火车。到省厅大院内,发车场面十分壮观,数百辆警车整齐地排放在广场上,会场彩旗招展,喇叭中响彻“人民警察”之歌。当公安厅长宣布发放仪式开始,全省各派出所代表领到刻有代码的警车钥匙时,有人鼓掌,有人欢笑,有些甚至掉下了梦想成真激动的热泪。当领到警车开出会场时,车辆一辆接一辆犹如天上的长龙。我所领到的警车当日下午驰进无锡溪南街道辖区时,街道领导,居民代表,派出所干警列队欢迎,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象迎聚新娘一样欢庆热烈,这辆警车在往后的侦查破案,协助布控、寻访巡逻和为民服务,追缉罪犯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被群众和民警称为“战车”和服务车,虽然这辆警车已退役,取而代之是更高档更先进的警车。但这辆“战车”是党对公安交通事业的关爱和开头。使我这位退休老公安的感慨和感激的肺腑之言。也是对党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近年来隨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先后赴俄罗斯、东西欧等国旅游,发现“拉达“、“莫欺科人“、“索菲亚” 等警车远不如我国警车先进,我坚信党的十八大后的十九,隨着改革开放40年的不断深入,公安装备,特别是警车将进一步发展和壮大。公安整体实力将进一步加强,社会治安会更平安和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