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幸福,因为辛苦过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9日   文字大小:[    ]   浏览次数:  

  【作者:黄晓东】

   前几天,在整理文稿时,无意间翻出一张1983年的工资单。看着当年少得可怜的工资单,回想起那些年经历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让我感慨万千,令现在的我因知足感恩而深感幸福。

  我是1973年高中毕业,经过两年劳动锻炼后于1975年被大队及公社教革组推荐到江阴县师训班培训,回来后作为民办教师补充到教育队伍中,开始了我的教学生涯。当时民师的报酬是每月预领10元,其余的由公社教革组把钱转到生产队,再由生产队对我们进行靠工结算。我们生产队的收入效益差,一个工分只有5角左右,因此我每月收入只有20多元钱。更苦的是每逢农忙,虽说有几天忙假,但远远不够,因此白天教学晚上耕种责任田是常事,加上还要参加函授,累得苦不堪言。虽然我所带的班教学成绩不错,教学水平被大家认可,也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但由于收入低,教师的社会地位低下,常被一些人低看一眼,受文革影响,被称为排在地富反坏右后面的“臭老九”。教师在平时开销精打细算,常会被人嘲笑,受到不恭的称呼。我难以忘记的是儿子大了,好心人给我儿子说亲,女方家庭嘴上说,我父亲是教师,我又是教师,书香门第、知书达理,条件好着呢,但就是没有下文。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暖了祖国大地,知识分子的春天来了,尊师重教得到了逐步落实。我也由民办教师转正为公办教师,取得了中级职称,加入了我梦寐以求的中国共产党。工资待遇也逐年提高。随着收入的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也提高了。称呼也由以前的“你是教师”这句讽喻变成了现在由衷地尊称“你是教师”。收入的提高也改变了我家的生活。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江苏阳光集团服饰部工作,娶上了当教师的儿媳,添置了小轿车代步,购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商品房。住房也有原来的老平房翻建了楼房,2012年在新桥镇“三集中”建设中住进了现代化小区。

  2014年我光荣退休,每月拿着8000多元的退休金,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当然,收入上的提高让人开心,更重要是人们对教师、对知识的尊重更让人舒心。每当自己发挥余热为社区、为公益做了一些事,得到乡邻的赞誉,也得到了领导给予的许多荣誉,更有一种成就感与获得感。

分享到: